笔趣阁

分卷阅读9(1/4)

  吧。

  」听到这么鼓励性的话,我情不自禁地在母亲pì股上耸动起来。

  母亲见我动作,用手来掰我的手,我看母亲十分用力,有些胆怯,生怕母亲生气,乖乖地放开了母亲。

  母亲投来了赞许的目光,侧退了步,拍了下我的大腿,说「你啊,别老是长不大,我是你妈,你要自己有分寸。

  」我试探性地问「那可不可以等过了今天,明天开始?」「你读这么多年书,就没读到做人的道理?这是乱伦,你不知道?」母亲似乎有些急了。

  这是母亲第一次毫不避讳地说出乱伦这两个字,这也说明其实她内心并不十分忌讳。

  我无言以对,因为当时对于乱伦的理论研究少之又少,也不懂得怎么用语言说服母亲。

  直到很久以后,我跟母亲才提起「用礼教的视角看,那是乱伦;从情感的视角看,那只是一个表达方式」,获得母亲的认可。

  接下来是沉默,母亲也没再说什么,继续去收拾起来。

  过了一会,我觉得气氛很僵,就主动跟母亲说「妈,我只是喜欢你,没有想过那些东西。

  」「扯吧你,没想过,那你看的那些都是什么?」「我都很久没看了,我知错了。

  」「恩,你应该学会懂事了,你从小到大,能满足你的,妈都满足你了,如果你走错路,妈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……」母亲为了我,已经付出太多,想着这些,我就没有再想别的心思了。

  很快就到了报到的时间,报到的前一天,父亲坐飞机回来,第二天送我一起去的大学。

  我不知道那天晚上父亲跟母亲有没有做爱,想来应该是有的,正所谓「久旱逢甘霖」,母亲一定会逮到这个机会狠狠地压榨一番,这也可以从母亲后来表现出来的旺盛的性欲看出来。

  报到,收拾寝室床铺,一切准备妥当后,父亲和我吃过了午饭,就又买了火车票离开了。

  尽管父亲的话和我一样的少,尽管我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跟他打闹,但是我知道,他永远都是我心中敬重的父亲,我希望他能健康长寿,发自内心。

  父亲走后,一切才慢慢地陌生起来,周围的全部都很陌生,而我,在报到的第二天便开始了军训生活。

  与初中、高中的军训不同,可能是心理作用,反正感觉强度很大,加上内地的天气炎热,水土不服,周围的陌生环境又让人压抑,本人又不是那种心理素质很强的人,很快我就受不了了,想找个人诉苦。

  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女友,就高中毕业后交的那个。

  人开始觉得自己倒霉的时候,倒霉的事情总是会接踵而至,就比如我。

  女友和我打电话,安慰了我几句便开始她的主题了。

  她说她想分手,我问为什么,她说我们距离太远了,我说我不肯,她说别yòu稚了,我无语,过了一会,她说要不就这样吧,然后就把电话挂了。

  她挂上的,还有我的那份对于爱情的童真。

  我后来才读到张爱玲的那句话「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yīn道」,只是当时的我不明白,女友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转投了别人的怀抱。

  之后,我又坚持了一个多星期,在半夜都要被哨子吹醒集合的日子真的很难熬,还有jīng神的折磨,我渐渐变得与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,甚至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参加一些团体活动,比如一起吃饭。

  本来一开始,我是跟室友他们一起吃饭的,偶尔聊些各自家乡的事情。

  我终于受不了,打了一通电话跟母亲哭诉,说了女友的事,又说了些学校的事,说外面太苦,我不想读大学了。

  虽然我当时各方面素质都不好,面对一点小困难就会想放弃,但是我很少在母亲面前哭,这一次哭,母亲也慌了手脚,在电话的那边一直数落着女友的不是,又说实在不想念,就回家好了。

  我在一番发泄后,心情好了许多,最后挂电话时,母亲也没有说别的,只是对我说,男孩子要经得起磨砺,才会成长,这句话很受用。

  正打算改变心态迎接未来的日子,却没想到母亲在那次电话后的第三天黄昏就到了我所在的城市,她说她害怕我会出什么事,但是我还不至于傻到自己跟自己过不去。

  然后母亲特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